当了汉奸的发明家

Posted by gadfly on 八月 23rd, 2007 filed in 武林遗事

禇民谊在中国近代史上能被写上一笔,不是因为他涉身江湖,是吴式太极拳门内传人,也不全因他曾居庙堂之高,担任国民政府秘书长。

褚氏算得上是国民党元老级的人物,这不仅因为他参加工作早,1905年就是同盟会会员,而且他资格深,和吴稚晖、蔡元培一起搞过事。就连他的婚事都是汪精 卫保媒,娶的汪精卫岳母的义女,说起来和汪算是连襟了。不过他官运亨通可并不是靠的这裙带关系,他到底是正牌的法国医学博士,肚子里是有些墨水的。北伐之 时,他可是坐镇后方的国民革命军司令部军医处负责人。当然,这医学博士的思维用在行政上,也不一定是件好事。1929年禇民谊曾与人提出四项方案要求废除 中医,让老中医不准办学,自然死亡之后中医自然消亡。谁知引发轩然大波,这种让西医长脸的事,却砸了多少中医的饭碗。反对之声日上,居然被上升到反对帝国 主义的理论高度,几乎引发起社会动荡。身为政府高官却给刚刚上台的南京一把烧得烫手的山芋,未免被视为没事找事。废除一案当然最后就不了了之。

别 看禇氏对中医刻骨仇恨,非除之后快,却又不尽然是新派人物。他的爱好还净是些国粹传统。他喜好昆曲、皮簧,演过别姬的霸王,出过昆曲专业著作。据盛成先生 回忆录《旧世新书》所载,禇曾在北京前门外鲜鱼口里的华乐戏院公开彩唱《空城计》,当时张学良也前往捧场。其时正是1931年9月18日。

而他的另一大爱好就是舞枪弄棍。据说他1925年时曾就学于杨式太极拳宗师杨澄甫。杨三先生没顾禇氏位高权重,推手时时不时把他摔打出去,让他颇没面子。 此后又拜入吴式太极拳宗师吴鉴泉门下,。好在吴先生心性随和,练拳很少将人发放出去。此后吴式太极另开门派,他居功至伟。当然这并不见于正史记载,口耳相 传,只能姑妄听之。褚氏爱好体育那是没得话说,曾有一次,《良友画报》评出的十大标准女人之一,号称美人鱼的游泳运动员杨秀琼抵达南京,褚秘书长亲自驾马 车迎接,传为一时八卦。(忍不住多八上一句无剧情的卦,杨小姐后面嫁给范绍增作为十八房的姨太太。而范就是电视剧傻儿师长的原型。)

禇氏一 练太极居然上了瘾,索性利用职务之便,搞成个中华国术协会。这时他那医学博士的灵感一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褚氏极力主张国术科学化。为表身体力行,他大 胆利用理科思维,不断发明新设备、新仪器推广太极拳。先是研究出太极球,把一个大球吊起来,使习者推球之时体会用劲之法。稍后他又研发出太极棍,这可不是 用操演的棍法,而是把几根棍子搭成四方架子,方便体会四隅八面习拳之道。接着他又发明了太极车。可惜gadfly翻尽手头故纸堆,没见到太极车影像,只知 广告上说它得了黄帝指南车之妙。不知此技过于繁复,还是没有搞好专利注册工作。总之都传之不远。比之太极棒、太极车、太极球,流传稍广的是《太极操》。据 其自述旅途之中,颠波海上,突发其想。由于场地所限练拳不易。他便简化太极动作,编出一套《太极操》进行推广。在行政干预之下,太极操一时蔚为风行,并于 1934年的全国运动会作了一次团体表演。此后所谓万人太极表演大抵都可算自此而始。太极操也成就了他武术发明家的名头。现今西方学者研究中国体育,还把 那本薄薄的《太极操》当成本土与现代性对接的极佳个案。禇氏足登皮鞋,身作西式套头衫与领带打太极的动作,被想像成了当时新兴的小资生活理想。只是这太极 操,练武术的人当他是操,瞧不上,练体操的人嫌它太土,看不起。

不过给褚氏发明带来灭顶之灾的却是他自己。1939年汪精卫离开重庆前往上海,褚氏便唯连襟马首是瞻。伪政府一成立,他便当上了伪行政院副院长,后来历任 伪驻日大使、伪外交部长。当时汉奸界号称“陈公博的嘴,周佛海的笔,褚民谊的腿”。当然,彼时武林汉奸并非褚氏一人。如创立新武术的马良,出版了第一本太 极拳正式出版物的拳家许禹生均是晚节不保。偏生褚氏官位最高,不仅以过往官场资历卖身求荣,而且是以其武林人脉拉拢同道下水,把武术用作日军粉饰太平的工 具,也难怪他的诸多发明传世不久。

据说抗战胜利之后,蒋介石曾以电报相诱使褚民谊维持广东治安。褚氏以为老蒋也打起太极,便也玩起推手之 道。谁知却中了戴笠之计。褚氏入狱之后,一边在牢打修习武功,一面托人在外打点。由于他曾从日人所占的协和医院取回孙中山肝脏,与诸多手稿,居然提出条保 存文献的理由,要求减刑。而他在汪伪政府任上推广太极也成了一大说辞。传闻,临刑前,褚妻曾找到门路搞来一张蒋氏刀下留下的手令。可半路又被两个扒手将装 有手令的皮包盗走。至于这是老天有眼,因果报应,或是另有蹊跷就不得而知了。1946年8月,褚民谊身背骂名被枪决于南京。

褚民谊以其身居高位推广武术,又颇多奇智,武术史上很难不留上一笔,可又因为他的汉奸行径,让那一笔变得闪烁其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