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强玉米

Posted by gadfly on 八月 24th, 2007 filed in 武林遗事

翻遍武术史,呼延赞可算是史上最强“玉米”。对,就是《呼家将》、《杨家将》里那个手持铁鞭上打昏君、下打奸臣的铁鞭王靠山王,也就是双王呼延丕显的亲老 爸。不过准确地说,他是一粒“尉迷”。这个“尉”嘛,就是《说唐》里的日占三城、夜夺八寨、单鞭夺槊,娶了黑白双娇夫人的的尉迟恭。

虽说评书中的故事当不得真,尉迟恭倒真是值得屁股后面跟上一群粉丝。当然不是因为他有个帅哥相,堪选一时“快男”。谁都知道,他给程咬金一口一个“大老 黑”。这还真不全是老程造谣中伤,年画门神像为证,一边是黄脸秦琼,一边就是他的大黑脸。不过也保不齐,是老程一张大嘴满世界嚷嚷,搞得三人成虎了。尉迟 恭在武术史上留下一笔,倒是真材实料。据新旧两种版本的《唐书》记载,尉迟恭使的兵器是“矟”,是一种丈八长的马枪,也就是评书里的槊,当然尉迟恭的槊并 不是从单雄信手中硬抢来的。史书上说尉迟恭最拿手的功夫是避矟和夺矟,就是空手入白刃,劈手抢人家的马枪。他曾与李元吉比武,小李仗着艺高力大,位高权 重,成心扎死大老黑。可大老黑却接连三次下了人家的枪。李元吉还因此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在多年后的玄武门之变中,被尉迟恭连本带利还了过去。李世民打天 下时就长期和尉迟恭作搭档,用自己百发百中的箭法作远距离打击,让大老黑当近距离突破。有心人一定看出了,这说了半天尉迟恭,怎么没提到他那一对铁鞭呀。 评书中他不是使什么马枪,而是靠的鞭法。

这可大半是他那最强玉米的功劳了。唐史上并没有尉迟恭使鞭的记载,当然耍笔杆子的史家未必了解尉迟恭在武术界的划时代作用。恰好,全唐诗中有首七律的序言 中无意提到长庆二年的一起重大文物出土事件,出土的正是尉迟恭的铁鞭。原来尉迟恭使的是枪中夹鞭。人家都专注于你扎一下,我捅一下,他斜刺里一鞭敲下来, 的确让人防不胜防。而尉迟恭的这一独门绝技,被宋代的呼延赞慧眼识中。

呼延赞从尉迟恭的一条铁鞭上悟到了马上对打从击刺型兵器向击打型兵器变化的重大趋势,当即对尉迟恭是崇拜得五体投地,心甘情愿成了玉米。首先,他从名字上 向偶像看齐,本名是父母所起没法改了,那就来个小尉迟的外号。不是说,名字有起错的,外号没叫错的嘛。叫着叫成呼延赞不就成了尉迟恭的嫡系传人了。反正尉 迟恭与尉迟宝琳对鞭认亲之后,尉迟家的家谱还没有公开于世。只是光靠名头傍上名人还不行,武术这行得靠硬实力。不过呼延赞也不是白给的,在平定北汉的战争 中,他就凭一身武艺,立功不小。据宋史记载,他并不知足,还主动请缨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扎根边疆。宋太宗特意考校他的功夫,他也毫不含糊,使的就是枣 槊、铁鞭。不过这个玉米有时也有点过分热情,居然连穿戴上也按他心目的尉迟恭来策划:幞头加刃,额头抹红。结果在史书上给留下一个喜欢奇装异服的评语。可 这倒反倒坐实了史上第一尉米的地位。没多久,戏台上的尉迟恭就按他的形像来模仿。而由于这个尉米对尉迟恭鞭艺的分外重视与强调,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尉迟恭 的枪鞭绝技,慢慢演变成了鞭枪,最后又变成了双鞭。尉米的良苦用心最终也换来了回报,呼延赞终于使尉迟恭成为追捧成武术史上值得研究的个案,也不经意把自 己的身影列在了偶像的旁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