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教授

Posted by gadfly on 一月 26th, 2008 filed in 人模狗样

小时候学英文时用过一本课本,里面经常出现一个糊涂的教授。我尚能记得的情节包括,出门时将公文包扔进了垃圾箱,而将垃圾袋拿里了办公室;给老婆做生日蛋 糕时误用了试验的水泥之类。教材插图上的糊涂教授就是一幅衣冠不整,发型凌乱的仿爱因斯坦造型。让我认定以上所述多是所谓的刻板印象。大约身边的名符其实 或是盛名难符的教授们太多,记忆中周边的教授们似乎没太多牛顿煮手表之类的糊涂故事。更觉得所谓糊涂教授的故事多是他人杜撰。过了许多年,事后想来或许是 不是我不够细心,无意中放过了众多的名人或非名人轶事。我父亲就曾有一次在煮饭之余写作章,文章还没写就,仿佛闻到焦糊之气,猛然想起高压锅里根本没有加 水,一锅米极有可能在几分钟后变成炸弹。等冲进厨房,心下大释,刚才原来连炉火也没打开,就把一锅干米放在冷灶之上。可见双重的糊涂还有负负得正的可能。

最近,身边又发生了一起双重糊涂教授事件,以资一记,事后两位当事人写作传记不妨引作佐料。

话说,G教授要约J教授共同审阅我的论文。J教授掏出著名的Moleskine笔记本,翻出自己最近日程,勾出下周三。G教授掏出著名的Filofax笔 记本记下日期,用邮件正式通知我,23日乃是黄道吉日正好行事。我一拿到日期,急忙网上订票,这时却出了问题,23日是无论如何也订不上。正在十万火急之 时,老婆大人抚掌大笑,今天不是24日吗,23日是昨天,你又不是订时间机器,如何订得上票。

莫不是教授们一时糊涂看错了时期。立马电话求证,G教授拿着手机,却犯了难。Filofax上白纸黑字是23日。忙同时再用座机电话求证J教 授,Moleskine上同样白纸黑字是下周三。两人一番讨论,均无法发扬我党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启动自纠错功能。于是另择黄道吉日。23日顺延一周, 选定30日,J教授一开Moleskine,发现已经占满,G教授一翻filofax,坑上也已经有了萝卜。这时旁听多时的老婆大人,已是心知肚明,再度 抚掌大笑。30日上列的日程就是两位教授与你的约会。天晓得是哪一位搞错了,当成了这一周的23日。

这次两位糊涂教授却没能负负得正,大概上次是一个教授的两次糊涂是串联,这次是两个教授的各一次糊涂再并联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