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谨翻译

Posted by gadfly on 八月 14th, 2009 filed in 抄书笔记

有朋友在豆瓣媒体与文化分析小组贴出Kellner的《文化马克思主义与现代文化研究》中的一句话“法兰克福学派的研究为拉扎斯菲尔德(Paul Lazarsfeld)这一现代交往理论的先驱的批判路径奠定了基础。”由于这句话太过诡异,因此希望讨论一下。

我在Kellner的网站找到了一篇名为 Cultural Marxism and Modern Cultural Studies.粗粗地瞥了两眼,无法判读是否与这篇中文是同一篇文章。无论是段落划分,还是具体字句,仿佛都很难对应得上。如我找到的英文中只用了 British Cultural Studies,但这篇中文均为英国文化研究学派,不知这学派二字从何而来。英文中唯一提及Lazarsdfeld的句子是:The work of the Frankfurt School provided what Paul Lazarsfld (1942), one of the originators of modern communication studies, called a critical approach, which he distinguished from the “administrative research.” 我试译如下:法兰克福学派的作品提供的方法,被现代传播学的先驱之一拉扎斯菲尔德称为批评路径,并与行政研究相区别。在我找到的英文版本上,上面这句话后面有很长一段关于本雅明的论述,这个中文版完全没有。

如果我找到的这个英文版确是该中文版本的译出文,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网上有所谓太监文一说,这种翻译恐怕不仅仅是太监翻译,几乎就是刘谨翻译,不仅先给阉上一刀,最后又来了个千刀万剐的凌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