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焚烧可兰经事件的新闻报道说起

Posted by gadfly on 九月 11th, 2010 filed in cmca

9月11日,世贸中心恐怖袭击九周年,也今年开斋节后第一天。美国牧师琼斯的教堂前云集了多达20多家国际及美国国内的媒体转播车。

一个拥有几百名追随者的牧师,以他扬言焚烧穆斯林圣典的过激行为,博取了世界主流媒体的版面,也引发了一件国际性事件。

BBC记者James Reynolds回顾了,这个本应被主流媒体不屑一顾的以出位行炒作的人物的成名史。

七月中,他在facebook上开设了一个页面宣传他的国际焚烧可兰经日,7月17日他的同事则在youtube上上传了一段视频,其中包含了焚烧可兰经的画面。

然而这些举动,除了在他自己的圈子里,并没有引大太的影响,也没有吸引众多媒体的眼球。作为一群“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代表”的人,无法引起美国全国性媒体的兴趣,而只是有可能特定的地方新闻机构或是专门刊物会对报道这种事。

7月21日,宗教新闻(Religion News Service)是首家对此事进行报道的新闻机构,此后CBS佛罗里达的一个制作组也进行了报道。

而一旦这件事进入了新闻圈子的视野范围,媒体与社会的关注的发酵就开始了,不过对于此事而言发酵期长达一周。在首次新闻报道六天后,美国伊斯兰关系协会引用了电视新闻报道的youtube页面。此后多国的伊斯兰社会活动人士,开始在youtube上张贴他们对此事反应的视频。

7月31日,首家重量级的媒体登场。CNN进行了现场采访。大约一个月之后,BBC也跟进了报道,8月25日,在BBC在线的一篇关于宗教冲突的长篇报道中,整合进了对此事的报道。与此同时,《纽约时报》刊发了一篇关于琼斯牧师的文章,据他声称此时已有世界各地的150家媒体采访了他。

从9月4日开始,媒体的报道,开始从琼斯转向了科的学生穆斯林的抗议事件。

这一事件本身正在或已经成为了包括媒体研究、宗教研究、社会学、国际关系等诸多社会科学门类研究的一个典型个案。我对这一事件中,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之间的互动也非常感兴趣,特别是希望以此来反观中国的相似事件。在我看来,以往国内媒体对于若干网络事件和网络名人的报道以及相关的学术分析中,一直存在过份夸大新媒体作用,和忽视新媒体与传统媒体互动。在诸多被媒体炒得火热的网络事件和网络名人报道中,起初地网络亮相,只是一个动机,一个特定圈子里的特殊事件或人物。(在巨大数字鸿沟尚存的中国,网络的使用者与消费者只是庞大的媒体受众或是全体国人中的一小部分)。只是由于传统媒体的话语生产者往往置身于或是邻近于这些个特定圈子,因此使用自己的话语生产将原本特定圈子里对事件和人物的报道放大。

当然另有一些风动一时的“网络事件”则其实最初是由地方传统媒体最先操刀报道,而通过网络(原来主要是门户网站,现在则增添了诸如微博等更多方式)被放射到全国范围,然后再由具有全国影响力的传统媒体跟进。

此后的路径则是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相互叠加(或是放大,或是扭曲变形。)在中国的媒体环境下,往往由于新闻专业主义的缺失与行政力量或是其他不相关因素的影响,使得这一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互动模式被掩盖,远不如这次焚烧可兰经事件这么明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