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老师欢乐多

Posted by gadfly on 一月 13th, 2013 filed in 人模狗样

题记一: 每改一张卷子就有一群草泥马从心中奔腾而过。
题记二:据说我的课有三难:课难听,题难做,考试难过。另一说是三想,听课时想睡,见到试题想哭,看到分数想死。
题记三:据说我编的段子都比较冷,我决定吸取教训,以后冬天就不编段子讲了。
题记四:有个同事建议我,把试卷中最好的留下来,等N年后这位,读完博士、当上教授送给他当礼物;把试卷中最差的留下来,等没几年后,这位毕不了业,外出发大财当老板之后送给他当礼物。

SM篇

有个学生考试后对我说,老师咱们这本课不该叫媒体与社会,而要叫社会与媒体,英文是society and media,简称SM,这样才不负那些重口味的试题。

《媒体与社会》让学生解释受众商品论,结果有人说受众是自变量,商品是因变量。很担心他的《传播研究方法》课会不会大谈audience power, hegemony.

出了个题问为什么摄影不是完全客观的,结果有同学回答,因为有PS。你肿么不答还有美图秀秀呢。
答案二:除了有摄影师,还有灯光师和化装师。你肿么不答还有边上打酱油的呢?

出了一道名词翻译:Gaze。有位大神答:盖斯。不过按翻译手册上的规定,真要是音译,ze是浊音,好象得翻成盖子吧。
答案二:以我毛利小小狼名侦探的推断,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基S,俗称基佬。

不得不表扬一下,有一位同学的考卷里,论述题居然还列出了各用观点的参考文献,居然还是APA格式。

考霍尔的编码解码,有位大神答,解码分为有码和无码。这位不知是请的苍老师还是松老师当的家教吧。

让学生列举Chomsky的news filters,有个学生在flak后特意标出,比如坏球时报关于其他媒体的社论。

试题中一张种族题材的新闻图片,结果有位学生在分析时居然大谈人才的重要性。我纳闷了半天,最后在他同桌的卷子里发现了因缘,原来他的同桌写了一句,这照片,环境不重要,人才重要。

早上考《媒体与社会》,卷子一发下去,就听到一声由衷的感慨:WO CAO。“当然是你考,不然进考场干吗?”我正色答道。

每当接连不断地在学生考卷上见到大同小异的奇葩答案,总忍不住去搜索一下。最终总会发现源头就是百度百科。

以后在课堂上讲段子得小心了,很有可能学生把会它答到卷子上,比如有人说世界上最早的全球化实践是孙悟空的筋斗云。

有次考试出了个名词解释:diaspora,结果一位大神答:一个开源的社交媒体。我总不能算人家错吧。

据不完全统计,我的改卷吐槽总字数超过了三分之二学生论述题的答题字数。

有个学生把能指解释为:能够被指的东东。那所指是不是所谓令人发指的答案呀。

有个学生说,这课考前心里没底,考后心里更没底。那是当然,不想想出题人的多没底线呀。

让学生解释公民新闻,有位写:journalism by the people, of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由于电信泄露了我的个人身份,有骗子以我的名义打电话找我学生借钱。结果有个学生一听此言,脱口而出,霍尔的解码有哪三种,乔姆斯基五个新闻过滤器是神马,解释下受众商品论。骗子当场倒毙。

JB篇

新闻学概论,曾经用过一本课本是英文的,名叫 Journalism: a Basic Introduction神马的,结果学生简称此课为JB课,我当然就成了JB老师,所以下个学期果断换中文教材。

新闻学概论里列举了一则新闻两个不同媒体的报道,请学生分析出新闻,绝大部分学生要么说A假要么说B假,只有一位感叹道这年头假新闻太多以致于群众都分不清是真新闻还是假新闻,成功地没有跳进我挖的坑:两则新闻都有问题呀,谁规定非此即彼的呢。

有个学生新闻学概论几乎一题也没答,但在每题答题写下了捍卫新闻自由,估计他读过《红拂夜奔》学的李卫公。

新闻学概论中特别写了道考题问学生,为什么有的西方严肃报纸排版时会将有的文章两边对齐,有的只左边对齐。结果有个学生答道:两边对齐的是实用文章,方便读者作剪报。

有次对学生上新闻学概论讲到新闻自由那段时,我特意在课堂放了《一九八四》。影片放到温斯顿初次与朱莉亚约会时,居然有人红着脸疾步走出教室,我还纳闷现在有这么单纯的学生,定睛一看,人家是教务处有人来查课堂情况的。

我曾真心建议我的一位同事出考卷时,第一道选择题是:你们这门课的授课老师是 A 刘XX B 牛XX C 柳 XX D 以上皆不是 E 以上皆是。
升级版:A 老师的登记照、B 老师的生活照、C 老师PS后的艺术照 D以上皆是 E 以上皆非

听说有个老师出卷子时,出了个名词解释:华国锋。这可苦了九零后学生们,什么千奇百怪的答案都有。据说,唯一一个得了点分的答案是:这大约是个敏感词。

有个学生回答论述题时一个知识点也没写到,却写了个我课上讲的段子,旁边小字注上:虽然我答不出来,但这段字证明我真的听过老师您的课。我无奈只好批下一行字:虽然我没给你分,但这段字证明我真的看过你的卷子。

有个学生在考卷上写,老师我真的复习了,可还是不会,求给分,求过。面对此言,我羞愧万分,只好批上,难道你没信春哥?

《传播学概论》老师问学生,传播学有很多不同分支与领域,你们知不知道章伯是做哪个分支?段子传播。学生仿佛被宣宣统一思想统一口径一样,异口同声地回答。

作业篇

让学生们寻找一组公开数据,分析后做成图。结果收上来的作业,要么是本地出生率要么是本地死亡率。批改作业时感觉一会进产房一会进火葬场。

接连在微博贴了几张我觉得不错的学生作业,结果他们班其他同学感觉鸭梨山大,问我作业没有那些巧思肿么办?这有啥担心的,普通作业普通分数,文艺作业文艺分数,213作业213分呗。

一周前给学生布置了个作业,需要用某个网络在线服务,让他们两周内交。结果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人交作业,而那个网站居然已经挂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1.云服务不靠谱;2. 拖延产症真的可以害死人。

我给学生布置了个作业,让他们用一个在线应用作个标签云。结果有个学生没交作业,问他为什么,他拿着他在珠海的地址对我说了三个字:GFW。

多么残酷呀,在给重复班上课时精心准备的段子被上一班的同学剧透了 。

教 学生使用制作时间线,用prezi做演示,用tagxedo画标签云,布置了个作业,使用prezi, tagxedo任意做个项目,能有多炫就多炫,能多创意就多创意。评分的标准嘛,作业能为我四岁的女儿咯咯笑,就能得80分,能让她当成游戏玩上一遍以上 就有90分。今天收到第一份作业,得了80分。

上周给学生布置了作业让他们明天交,结果刚才有人问我,到底布置的作业是啥。只有问他元芳怎么看,结果他回答说,大人这事有蹊跷。

数据新闻给学生布置的作业是制作一份数据地图,结果交上有份作业怎么看都不顺眼。细细研究才发现,原来他不是做好数据再导入到地图里。而是把地图截图,然后在photoshop把要导入的内容一个图层一个图层地画进去。这孩子真是太有创意、太有干劲鸟。

让新闻学概论班上的学生用说说最近的新闻:反国教,下面齐声答道。还有呢?李宗瑞。还好,不用担心他们去砸车了。

临下课前,问学生们还有没有什么问题。坐在前排的一位举起手来,指着我装着泡开了的胖大海的杯子问:老师你为什么泡水母喝呀?

虽说我是被学生痛恨的老师,教师节我也收到了花。刚离开办公室一会,桌上就放满了一朵朵的小白花,还好不是菊花。

班上有个学生成绩很好,也挺好学。于是我决定好好栽培下,借了一堆私藏的专业书籍给他,鼓励他好好用功。结果,新学期开学发现,他转学了。

每当读到学生们不合学术规范、不像学术八股的论文,我都忍不住推荐他们读一下<剑桥倚天屠龙史>。

有个学生在微博评论里和我讲了两句他论文的事,结果成群的代写论文求关注。这个懂礼貌的学生一一回复:对不起,你们来晚了,我已经写完了。

下课时为了让学生轻松,用电脑放了几首Dido, Enya,谁知课堂没睡着的那一半学生终于也都熬不住了。一气之下,打开摇滚目录,信手点了一个。这次学生倒都醒了,只是传出来的是Pink Floyd的I don’t need no education.

前两天上课时突然心血来潮给学生放了一段Pink Floyd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结果,我明白什么叫代沟了。

给160名学生布置了自制个标签云的作业,结果收到161份作业,有一份没有署名。详见真相。

有个学生昨天对我的课作了总结性发言:上课是看着片子听段子,考试时对着卷子吃弹子。

学生上课听到段子才抬起头,段子一完就埋头各做各事,你问我对此什么感觉,我读齐泽克不也只挑段子看嘛。

上课时评报,一张香港报纸上有个标题是“明知佢有病,点解咁对佢”,我硬憋着憋着蹩脚的粤语读完,下面就是一阵哄堂大笑,且传来幽幽的一声:encore.

上完课学生来复制ppt,顺便瞥了一眼。发现学生的u盘上竟有个文件夹叫“XX是个好老湿”。我不动声色继续观察,结果人家淡定地把我的ppt悍然拖进文件夹“全院唯一中年猥琐男”。这么有才的创意不知是新闻写作的老师教的,还是广告文案写作的老师教的呢?

无意中点开个学生的微博,就看到个自己在课堂上讲的段子,真的让我很欣慰,原来当老师的快乐是这样的。

让学生们画数据地图,结果有一位画了澳门所有有色情服务场合的地点,毫不犹豫给了好分,不仅在于他为了做好作业成本极高,花费大量金钱和精力和一般劳动时间导致作业价值高,更重要在于这个作业有极高使用价值呀。

有一次教跨文化传播时对学生建议他们能在日常生活尝试下跨文化传播。于是先后有好几个女生来给我展示她们与外国男友的合影之类,求加分。后来,有个男生也怯生生地来了,还带来一张与他外国男友的合影。

自从把段子汇总后发到若干社交媒体上转发阅读数百至数千不等,我颇为自得在办公室里中吹嘘。结果一个大牛说,就知道吹,多好的数据多好的对照组可以做个研究。另一位大牛淡淡地说,这不科学。

有一次讲文化理论,放《黑镜子》作案例来分析。结果放到英国首相被直播那段,有个女生硬生生地吐了,表示再也不吃猪肉了,并十分感谢我帮她完成减肥大计。

在人人上见到一帮学生在讨论A老师是B老师的老公之类的八卦,其中一位居然还从两人的简历上推断他们相识的时间。多老的狗仔苗子呀,可惜不教他们新闻采访,不然多好的理由加分呀。

有学生来办公室求分求不挂,觉得他们还是去拜琼英觉姆更靠谱。要不是改卷子时,听着琼英觉姆大发慈悲心,多少学生会因重修这课和我再次相会呀。


2 Responses to “SM老师欢乐多”

  1. s Says:

    牛xx啊,“段子传播”达到新境界了。

    “题记三:据说我编的段子都比较冷,我决定吸取教训,以后冬天就不编段子讲了。” ——这个更冷,你在冷的问题上真是无节操啊。

    Reply

  2. 胡澈 Says:

    哈哈,每看一次就笑一次!

    Reply

Leave a Comment